文章列表

重磅宣布[xuān bù][gōng bù]!《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》白皮书(全文)


全文如下:

  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

  (20197月)

  中华人民共和国

 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

       目录

       前言

       一、新疆是中国领土不行[bú háng]支解[zhī jiě]的一部门[bù mén]

       二、新疆从来不是“东突厥斯坦”

       三、新疆各民族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门[bù mén]

       四、维吾尔族是经由[jīng yóu]恒久[héng jiǔ]迁徙融合形成的

       五、新疆各民族文化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门[bù mén]

       六、新疆向来[xiàng lái]是多种宗教并存的地域[dì yù]

       七、伊斯兰教不是维吾尔族天生信仰且唯一信仰的宗教

       竣事[jun4 shì]语

       前  言

       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处中国西北,位于亚欧大陆要地[yào dì],与蒙古国、俄罗斯、哈萨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塔吉克斯坦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、印度8个国家接壤,著名的“丝绸之路”在此将古代中国与天下[tiān xià]联系起来,使其成为多种文明的荟萃之地。

       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,新疆各民族是中华民族血脉相连的家庭成员。在漫长的历史生长[shēng zhǎng]历程[lì chéng]中,新疆的运气[yùn qì]始终与伟大祖国和中华民族的运气[yùn qì]细密[xì mì][jīng mì]相连。然而,一个时期以来,境内外敌对势力,特殊[tè shū]是民族破碎[pò suì][pò liè]势力、宗教极端势力、暴力恐怖势力(以下简称“三股势力”),为了到达[dào dá]破碎[pò suì][pò liè]、肢解中国的目的,蓄意歪曲历史、混淆是非。他们抹杀新疆是中国固有领土,否认[fǒu rèn]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、多文化交流、多宗教并存等客观事实,妄称新疆为“东突厥斯坦”,鼓噪新疆“自力[zì lì]”,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把新疆各民族和中华民族各人[gè rén]庭、新疆各民族文化和多元一体的中华文化割裂开来。

       历史不容改动[gǎi dòng][cuàn gǎi],事实不容否认[fǒu rèn]。新疆是中国神圣领土不行[bú háng]支解[zhī jiě]的一部门[bù mén],新疆从来都不是什么“东突厥斯坦”;维吾尔族是经由[jīng yóu]恒久[héng jiǔ]迁徙融合形成的,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门[bù mén];新疆是多文化多宗教并存的地域[dì yù],新疆各民族文化是在中华文化怀抱中孕育生长[shēng zhǎng]的;伊斯兰教不是维吾尔族天生信仰且唯一信仰的宗教,与中华文化相融合的伊斯兰教扎根中华沃土并康健[kāng jiàn]生长[shēng zhǎng]。

       一、新疆是中国领土不行[bú háng]支解[zhī jiě]的一部门[bù mén]

       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形成,是经济社会生长[shēng zhǎng]的历史一定[yī dìng]。历史上,养育中华民族及其先民的东亚大陆,既有农耕区,也有游牧区等。种种[zhǒng zhǒng]生发生[fā shēng]活方式族群的交流互补、迁徙汇聚、冲突融合,推动了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和生长[shēng zhǎng]。

       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几个王朝夏、商、周先后在中原地域[dì yù]兴起,与其周围的巨细[jù xì]氏族、部落、部落同盟[tóng méng]逐渐融合形成的族群统称为诸夏或中原[zhōng yuán]。经春秋至战国,中原[zhōng yuán]族群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同王朝周边的氏族、部落、部落同盟[tóng méng]交流融合,逐渐形成了齐、楚、燕、韩、赵、魏、秦等7个地域[dì yù],并划分[huá fèn]联系着东夷、南蛮、西戎、北狄等周边诸族。公元前221年,秦始皇建设[jiàn shè]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。公元前202年,汉高祖刘邦再次建设[jiàn shè]统一的封建王朝。

       从汉代至清代中晚期,包罗[bāo luó]新疆天山南北在内的宽大[kuān dà]地域[dì yù]统称为西域。自汉代最先[zuì xiān],新疆地域[dì yù]正式成为中国国界[guó jiè]的一部门[bù mén]。汉朝以后,历代中原王朝时强时弱,和西域的关系有疏有密,中央政权对新疆地域[dì yù]的管治时紧时松,但任何一个王朝都把西域视为故土,行使着对该地域[dì yù]的统领[tǒng lǐng]权。在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历史演进中,新疆各族人民同天下[tiān xià]人民一道配合[pèi hé]开拓了中国的辽阔疆土,配合[pèi hé]缔造了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各人[gè rén]庭。中国多民族大一统名堂[míng táng][huā yàng][gé shì],是包罗[bāo luó]新疆各族人民在内的全体中华子女[zǐ nǚ][hòu dài]配合[pèi hé]奋斗作育[zuò yù]的。

       西汉前期,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匈奴控制西域地域[dì yù],并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进犯中原地域[dì yù]。汉武帝即位后,接纳[jiē nà]一系列军事和政治措施还击[hái jī]匈奴。公元前138年、公元前119年,派遣张骞两次出使西域,团结[tuán jié]月氏、乌孙等配合[pèi hé]搪塞[táng sāi][fū yǎn]匈奴。公元前127年至公元前119年,3次兴兵[xìng bīng][fā bīng]重创匈奴,并在内地通往西域的咽喉要道先后设立武威、张掖、酒泉、敦煌四郡。公元前101年,在轮台等地举行[jǔ háng]屯田,并设置怙恃[hù shì]官[fù mǔ guān]吏治理[zhì lǐ]。公元前60年,控制东部天山北麓的匈奴日逐王降汉,西汉统一西域。同年,设西域都护府作为治理[zhì lǐ]西域的军政机构。公元123年,东汉改西域都护府为西域长史府,继续行使治理[zhì lǐ]西域的职权。

       三国曹魏政权继续[jì xù]汉制,在西域设戊己校尉。西晋在西域设置西域长史和戊己校尉治理[zhì lǐ]军政事务。三国两晋时期,北方匈奴、鲜卑、丁零、乌桓等民族部门[bù mén]内迁并最后与汉族融合。327年,前凉政权首次将郡县制推广到西域,设高昌郡(吐鲁番盆地)。从460年到640年,以吐鲁番盆地为中央[zhōng yāng],建设[jiàn shè]了以汉人为主体住民[zhù mín]的高昌国,历阚、张、马、麴诸氏。隋代,竣事[jun4 shì]了中原恒久[héng jiǔ]盘据[pán jù]状态,扩大了郡县制在新疆地域[dì yù]的规模[guī mó]。突厥、吐谷浑、党项、嘉良夷、附国等周边民族先后归附隋朝。唐代,中央政权对西域的治理[zhì lǐ]大为增强[zēng qiáng],先后设置安西多数[duō shù]护府和北庭多数[duō shù]护府,总揽[zǒng lǎn]天山南北。于阗王国自称唐朝宗属,随唐朝国姓李。宋代,西域地方政权与宋朝保持着朝贡关系。高昌回鹘尊中朝(宋)为舅,自称西州外甥。喀喇汗王朝多次派使臣向宋朝朝贡。元代,设北庭都元帅府、宣慰司等治理[zhì lǐ]军政事务,增强[zēng qiáng]了对西域的统领[tǒng lǐng]。1251年,西域实验[shí yàn]行省制。明代,中央政权设立哈密卫作为治理[zhì lǐ]西域事务的机构,并在嘉峪关和哈密之间先后建设[jiàn shè]安宁[ān níng]、阿端、曲先、罕东、赤斤蒙古、沙州6个卫,以此支持治理[zhì lǐ]西域事务。清代,清政府平定准噶尔叛乱,中国西北国界得以确定。以后[yǐ hòu][jīn hòu],对新疆地域[dì yù]实验[shí yàn]了越发[yuè fā]系统的治理政策。1762年设立伊犁将军,实验[shí yàn]军政合一的军府体制。1884年在新疆地域[dì yù]建省,并取“故土新归”之意,改称西域为“新疆”。1912年新疆起劲[qǐ jìn][nǔ lì]响应辛亥革命,成为中华民国的一个行省。

       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[jiàn shè][jiàn lì],新疆清静[qīng jìng][píng jìng][níng jìng]解放。1955年建设[jiàn shè][jiàn lì]新疆维吾尔自治区。在中国共产党向导[xiàng dǎo]下,新疆各族人民同天下[tiān xià]人民配合[pèi hé]团结奋斗,新疆进入历史上最好的繁荣生长[shēng zhǎng]时期。

       在恒久[héng jiǔ]的历史历程[lì chéng]中,中国疆土既有盘据[pán jù]时期又有统一时期,统一与盘据[pán jù]交替循环,国家统一生长[shēng zhǎng]始终是主流偏向[piān xiàng]。同中原地域[dì yù]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时期曾经存在诸侯国或盘据[pán jù]政权一样,新疆地域[dì yù]也多次泛起[fàn qǐ]地方政权盘据[pán jù]情形[qíng xíng],但岂论[qǐ lùn]这些政权盘据[pán jù]时间有多长、时势[shí shì][jú shì]有多严重,最终都走向重新统一。历史上,西域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时期曾经存在的“国”,包罗[bāo luó]城郭诸国、行国、封国、王国、汗国、王朝、属国、朝贡国等形态,无论是汉代西域三十六国,照旧[zhào jiù]宋代喀喇汗王朝、高昌回鹘王国等,元代察合台汗国,明代叶尔羌汗国,都是中国领土[lǐng tǔ]内的地方政权形式,都不是自力[zì lì]的国家。即即是[jí shì]地方盘据[pán jù]政权,也都有浓重[nóng zhòng]的中国一体意识,或以为[yǐ wéi]自己是中原政权的分支,或臣属于中原政权。宋代著名历史文献《突厥语大词典》将其时[qí shí]中国分为上秦、中秦和下秦3部门[bù mén],上秦为北宋,中秦是辽朝,下秦为喀什噶尔一带,三位一体为完整的秦。在《长春真人西游记》中汉人被称为桃花石,响应[xiǎng yīng]在《突厥语大词典》词条里,回鹘人被称为塔特·桃花石,也有的直译为中国回鹘人。在喀喇汗王朝钱币上,常有桃花石·布格拉汗、秦之王以及秦与东方之王等称谓[chēng wèi],标示是中国的一部门[bù mén]。

       二、新疆从来不是“东突厥斯坦”

       突厥是6世纪中叶兴起于阿尔泰山地域[dì yù]的一个游牧部落,于552年祛除[qū chú]柔然汗国,建设[jiàn shè]突厥汗国。583年,突厥汗国以阿尔泰山为界,分为东、西两时势[shí shì][jú shì]力。630年,唐朝兴兵[xìng bīng]击败东突厥汗国。657年,唐朝团结[tuán jié]回纥灭西突厥汗国,中央政权完全统一西域。682年,安置在北方的东突厥部众起义[qǐ yì][pàn nì]唐朝,一度建设[jiàn shè]了后突厥汗国政权。744年,唐朝与漠北回纥、葛逻禄等联手平定了后突厥汗国。回纥首领骨力裴罗因功被封爵[fēng jué]为怀仁可汗,在漠北建设[jiàn shè]回纥汗国。突厥作为我国古代的一个游牧民族,也随着汗国的消亡于8世纪中后期解体,并在西迁中亚西亚历程[lì chéng]中与当地部族融合,形成多个新的民族,新的民族与古突厥民族有本质区别。以后[yǐ hòu][jīn hòu],突厥在我国北方退出历史舞台。

       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把新疆称为“东突厥斯坦”,更不存在所谓的“东突厥斯坦国”。18世纪至19世纪上半叶,随着西方对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种种[zhǒng zhǒng]语言的划分,一些国家的学者和作家频仍[pín réng]使用“突厥斯坦”一词,指代天山以南到阿富汗北部,概略[gài luè][dà yào]包罗[bāo luó]新疆南部到中亚的地域,而且[ér qiě]习惯以帕米尔高原为界,将这一地理区域分为“西突厥斯坦”和“东突厥斯坦”。19世纪末20世纪初,“泛突厥主义”“泛伊斯兰主义”思潮传入新疆以后,境内外破碎[pò suì][pò liè]势力将这个地理名词政治化,将其内在[nèi zài]扩大化,鼓噪所有使用突厥语族语言和信仰[xìn yǎng]伊斯兰教的民族团结[tuán jié]起来,组成政教合一的“东突厥斯坦国”。所谓的“东突厥斯坦”论调,成为境内外民族破碎[pò suì][pò liè]势力、外洋[wài yáng]反华势力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破碎[pò suì][pò liè]中国、肢解中国的政治工具和行动纲要[gāng yào]。

       三、新疆各民族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门[bù mén]

       中华民族的形成与生长[shēng zhǎng],是中原各族和文化同周边诸族和文化一连[yī lián]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来往[lái wǎng]交流融会[róng huì]的历史历程[lì chéng]。先秦时期的中原[zhōng yuán]族群,经由[jīng yóu]恒久[héng jiǔ]与周围族群的多元融合,特殊[tè shū]是经由[jīng yóu]春秋战国500余年大动荡的交汇与融合,至秦汉之际,进一步与周围族群融合为一体,形成以中原生齿[shēng chǐ]居多的汉族,并以后[yǐ hòu][jīn hòu]成为中国历史历程[lì chéng]的主体民族。魏晋南北朝时期,各民族尤其是北方少数民族向中原大迁徙,泛起[fàn qǐ]了大融合的时势[shí shì][jú shì]。13世纪元朝建设[jiàn shè],规模空前的政治统一时势[shí shì][jú shì]推动了规模空前的民族迁徙,形成了元朝境内普遍[pǔ biàn]的民族杂居时势[shí shì][jú shì]。中华各民族在恒久[héng jiǔ]生长[shēng zhǎng]中,最终形成大杂居、小聚居的漫衍[màn yǎn]特点。多民族是中国的一大特色,各民族配合[pèi hé]开发了祖国的漂亮[piāo liàng][měi lì]河山、广袤领土[lǐng tǔ],配合[pèi hé]缔造[dì zào]了悠久的中国历史、绚烂[xuàn làn]光耀[huī huáng guāng yào]的中华文化。

       新疆地域[dì yù]自古就同中原地域[dì yù]保持着亲近[qīn jìn]联系。早在商代,中原同西域就有玉石商业[shāng yè]。汉代张骞“凿空西域”买通[mǎi tōng]丝绸之路,使者相望于道,商旅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于途。唐代“绢马互市”一连[yī lián][lián xù]繁盛,“参天可汗大道”直通内地,沿途驿站星罗棋布,成为西域先民同中原亲近[qīn jìn]联系的纽带。于阗乐、高昌乐、胡旋舞等西域乐舞深入宫廷,长安城盛行[shèng háng]西域风。出自今新疆库车的龟兹乐享誉中原,成为隋唐至宋代宫廷燕乐的主要[zhǔ yào]组成部门[bù mén]。近代以来,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生死[shēng sǐ]的危急关头,新疆各族人民同天下[tiān xià]人民一道,奋起反抗、共赴国难,配合[pèi hé]谱写了可歌可泣的爱国主义篇章。新中国建设[jiàn shè][jiàn lì]以来,新疆各民族关系进入一律[yī lǜ][tóng děng]、团结、相助[xiàng zhù]、协调[xié diào]的新时期。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地域[dì yù]。最早开发新疆地域[dì yù]的是先秦至秦汉时期生涯[shēng yá]在天山南北的塞人、月氏人、乌孙人、羌人、龟兹人、焉耆人、于阗人、疏勒人、莎车人、楼兰人、车师人,以及匈奴人、汉人等。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鲜卑、柔然、高车、嚈哒、吐谷浑,隋唐时期的突厥、吐蕃、回纥,宋辽金时期的契丹,元明清时期的蒙古、女真、党项、哈萨克、柯尔克孜、满、锡伯、达斡尔、回、乌孜别克、塔塔尔族等,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包罗[bāo luó]汉族在内的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民族的大量生齿[shēng chǐ]收支[shōu zhī]新疆地域[dì yù],带来了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的生产手艺[shǒu yì]、文化看法[kàn fǎ]、民俗[mín sú]习惯,在交流融合中促进经济社会生长[shēng zhǎng],他们是新疆地域[dì yù]的配合[pèi hé]开拓者。至19世纪末,已有维吾尔、汉、哈萨克、蒙古、回、柯尔克孜、满、锡伯、塔吉克、达斡尔、乌孜别克、塔塔尔、俄罗斯等13个主要民族定居新疆,形成维吾尔族生齿[shēng chǐ]居多、多民族聚居漫衍[màn yǎn]的名堂[míng táng][huā yàng][gé shì]。各民族在新疆地域[dì yù]经由[jīng yóu]诞育、分化、融会[róng huì],形成了血浓于水、休戚与共的关系。各民族都为开发、建设、守卫[shǒu wèi]新疆作出了主要[zhǔ yào]孝顺[xiào shùn][xiào jìng],都是新疆的主人。现在[xiàn zài],新疆共生在世[zài shì]56个民族,是中国民族因素[yīn sù][shēn fèn]最全的省级行政区之一。其中,凌驾[líng jià]100万生齿[shēng chǐ]的有维吾尔族、汉族、哈萨克族和回族4个民族,凌驾[líng jià]10万生齿[shēng chǐ]的有柯尔克孜族、蒙古族2个民族。新疆地域[dì yù]既是新疆各民族的家园,也是中华民族配合[pèi hé]家园的组成部门[bù mén]。

       新疆地域[dì yù]民族关系的演变,始终和中华各民族关系演变相联系。各民族有隔膜[gé mó]冲突更有交流融合,团结凝聚、配合[pèi hé]奋进始终是主流。包罗[bāo luó]新疆各民族在内的中华各民族,漫衍[màn yǎn]上交庞杂[páng zá]居,经济上相互依存,文化上兼收并蓄,情绪[qíng xù]上相互亲近,形成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、谁也离不开谁的多元一体名堂[míng táng][huā yàng][gé shì],是一个各人[gè rén]庭里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成员的关系。在中华民族各人[gè rén]庭中,新疆各民族手足相亲、志同道合[zhì tóng dào hé][tóng zhōu gòng jì],休戚相关、荣辱与共,配合[pèi hé]生发生[fā shēng]活,抵御外来侵略,阻挡[zǔ dǎng]民族破碎[pò suì][pò liè],维护祖国统一。

       四、维吾尔族是经由[jīng yóu]恒久[héng jiǔ]迁徙融合形成的

       维吾尔族先民的主体是隋唐时期的回纥人,运动[yùn dòng]在蒙古高原,曾经有乌护、乌纥、袁纥、韦纥、回纥等多种汉译名称。回纥人为了反抗突厥的榨取[zhà qǔ]和奴役,团结[tuán jié]铁勒诸部中的仆固、同罗等部组成了回纥部落同盟[tóng méng]。744年,统一了回纥各部的首领骨力裴罗受唐朝封爵[fēng jué]。788年,回纥统治者上书唐朝,自请改为“回鹘”。840年,回鹘汗国被黠戛斯攻破,回鹘人除一部门[bù mén]迁入内地同汉人融合外,其余分为3支:一支迁往吐鲁番盆地和今天的吉木萨尔地域[dì yù],建设[jiàn shè]了高昌回鹘王国;一支迁往河西走廊,与当地诸族来往[lái wǎng]融合,形成裕固族;一支迁往帕米尔以西,后漫衍[màn yǎn]在中亚至今喀什一带,与葛逻禄、样磨等部族一起建设[jiàn shè]了喀喇汗王朝。回鹘人相继融合了吐鲁番盆地的汉人、塔里木盆地的焉耆人、龟兹人、于阗人、疏勒人等,组成[zǔ chéng]近代维吾尔族的主体。元代,维吾尔族先民在汉语中又称畏兀儿。元明时期,新疆各民族进一步融合,蒙昔人[xī rén]尤其是察合台汗国的蒙昔人[xī rén]基本和畏兀儿人融为一体,为畏兀儿增补[zēng bǔ]了新鲜血液。1934年,新疆省宣布[xuān bù][gōng bù]政府令,决议[jué yì]统一使用维吾尔作为华文[huá wén]规范称谓,意为维护你我团结,首次准确[zhǔn què]表达了Uygur名称的本意。

       历史上,维吾尔族先民受突厥人奴役,两者是被奴役和奴役的关系。维吾尔族先民回纥早期受突厥统治,在唐朝军队支持下,起兵反抗东突厥汗国,并先后攻灭西突厥汗国、后突厥汗国。西突厥汗国殒命[yǔn mìng][sǐ wáng]后,一些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部落向西迁徙,其中一支恒久[héng jiǔ]辗转西迁小亚细亚,融入当地诸族。维吾尔人不是突厥人的后裔。

       近代以来,一些“泛突厥主义”分子以西迁的部门[bù mén]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部落融入当地诸族为捏词[niē cí],把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各民族都说成是突厥人,这是醉翁之意[zuì wēng zhī yì]的。语族和民族是两个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的看法[kàn fǎ][guān diǎn],有着本质的区别。中国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有维吾尔、哈萨克、柯尔克孜、乌孜别克、塔塔尔、裕固、撒拉等民族,他们都具有各自历史和文化特质,绝不是所谓“突厥族”的组成部门[bù mén]。

       五、新疆各民族文化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门[bù mén]

       中华民族具有5000多年的文明生长[shēng zhǎng]史,各民族配合[pèi hé]缔造[dì zào]了悠久的中国历史、绚烂[xuàn làn]光耀[huī huáng guāng yào]的中华文化。秦汉雄风、盛唐气象、康乾盛世,是各民族配合[pèi hé]铸就的绚烂[xuàn làn]。多民族多文化是中国的一大特色,也是国家生长[shēng zhǎng]的主要[zhǔ yào]动力。

       自古以来,由于地理差异和区域生长[shēng zhǎng]不平衡,中华文化泛起[fàn qǐ][chū xiàn]富厚[fù hòu]的多元状态,存在南北、工具[gōng jù]差异。春秋战国时期,各具特色的区域文化已概略[gài luè][dà yào]形成。秦汉以后,历经各代,在中国辽阔的疆土上,通过迁徙、聚合、战争、和亲、互市等,各民族文化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举行[jǔ háng]交流融会[róng huì],最终形成气象恢宏的中华文化。

       早在2000多年前,新疆地域[dì yù]就是中华文明向西开放的门户,是工具[gōng jù]方文明交流撒播[sā bō][liú chuán]的重地,这里多元文化荟萃、多种文化并存。中原文化和西域文化恒久[héng jiǔ]交流融会[róng huì],既推动了新疆各民族文化的生长[shēng zhǎng],也促进了多元一体的中华文化生长[shēng zhǎng]。新疆各民族文化从一最先[zuì xiān]就打上了中华文化的印记。中华文化始终是新疆各民族的情绪[qíng xù]依托、心灵归宿和精神家园,也是新疆各民族文化生长[shēng zhǎng]的动力源泉。

       中原与西域的经济文化交流始于先秦时期。到汉代,汉语已成为西域官府文书中的通用语之一,琵琶、羌笛等乐器由西域或通过西域传入中原,中原农业生产手艺[shǒu yì]、礼仪制度、汉语书籍、音乐舞蹈等在西域普遍[pǔ biàn]撒播[sā bō][liú chuán]。高昌回鹘使用唐代历书,一直延续到10世纪下半期。唐代诗人岑参的诗句“花门将军善胡歌,叶河蕃王能汉语”,是其时[qí shí]新疆地域[dì yù]民汉语言并用、文化繁荣情形[qíng xíng]的写照。宋代,天山南麓的释教[shì jiāo]艺术依然郁勃[yù bó],至今仍留有大量遗迹。西辽时期,契丹人征服喀喇汗王朝,控制新疆地域[dì yù]和中亚,典章礼制多沿袭中原旧制。元代,大批畏兀儿等少数民族移居内地生涯[shēng yá],学习使用汉语,有的加入[jiā rù][dào chǎng]科举考试并被任命[rèn mìng]为各级官员,涌现了一批政治家、文学家、艺术家、史学家、农学家、翻译家等,有力推动了新疆各民族文化的生长[shēng zhǎng]。明清时期,受伊斯兰文化的影响,新疆各民族文化在同域外文化既吸收又冲突的历程[lì chéng]中彷徨[páng huáng]生长[shēng zhǎng]。近现代以来,在辛亥革命、俄国十月革命、五四运动、新民主主义革命斗争影响下,新疆各民族文化向现代转型,各民族的国家认同和中华文化认同到达[dào dá]新的高度。新中国建设[jiàn shè][jiàn lì]后,新疆各民族文化进入史无前例的大繁荣大生长[shēng zhǎng]时期。历史证实[zhèng shí],新疆地域[dì yù]通常[tōng cháng]多语并用、交流频仍[pín réng]的时期,也是各民族文化勃兴、社会前进[qián jìn]的时期。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,是繁荣生长[shēng zhǎng]新疆各民族文化的主要[zhǔ yào]历史履历[lǚ lì]。

       新疆各民族文化始终扎根中华文明沃土,是中华文化不行[bú háng]支解[zhī jiě]的一部门[bù mén]。早在伊斯兰文化传入新疆之前,包罗[bāo luó]维吾尔族文化在内的新疆各民族文化已在中华文明沃土中枝繁叶茂。源自7世纪的阿拉伯文明系统[xì tǒng]的伊斯兰文化,直到9世纪末10世纪初,随着伊斯兰教传入西域才对新疆各民族文化发生影响。宗教对文化的影响,既有自愿接受的途径,也有通过文化冲突甚至宗教战争的强制方式。在新疆,伊斯兰教很洪流[hóng liú]平[shuǐ píng]上是通事后[shì hòu]一种方式进入,这导致释教[shì jiāo]盛行[shèng háng]时期缔造[dì zào]的新疆各民族文化艺术遭到严重破损[pò sǔn]。伊斯兰文化传入新疆,新疆各民族文化既有抵制,更有选择性吸收和中国化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,既没有改变属于中华文明的特质和走向,也没有改变属于中华文化一部门[bù mén]的客观事实。发生[fā shēng]于9世纪至10世纪的英雄史诗《玛纳斯》,经由[jīng yóu]柯尔克孜歌手世代传唱与加工,成为享誉中外的文学巨著。15世纪前后,蒙古族卫拉特英雄史诗《江格尔》在新疆地域[dì yù]逐渐形成,与《玛纳斯》《格萨尔王传》一起被誉为中国少数民族3部最著名的史诗。维吾尔族文学佳作纷呈,代表作《福乐智慧》《真理的入门》《突厥语大词典》《十二木卡姆》等,都成为中华文化宝库中的珍品,新疆各民族对中华文化的形成和生长[shēng zhǎng]都作出了孝顺[xiào shùn][xiào jìng]。

       中华文化认同是新疆各民族文化繁荣生长[shēng zhǎng]之基。历史上,通常[tōng cháng]中央王朝对新疆举行[jǔ háng]有用[yǒu yòng]治理、社会稳固[wěn gù]的时期,新疆各民族文化和中原文化的交流融会[róng huì]就流通[liú tōng],经济文化就繁荣兴旺;通常[tōng cháng]新疆各民族文化承袭[chéng xí]中华文化崇仁爱、重民本、守诚信、讲辩证、尚和合、求大同的头脑[tóu nǎo],对多元文化吸收融合、兼收并蓄,多元一体的特征就越显着[xiǎn zhe],新疆各民族文化就越前进[qián jìn]。新疆各民族文化要繁荣生长[shēng zhǎng],必须与时俱进,树立开放、包容理念,坚持与中华各民族文化交流融合,与天下[tiān xià]多民族文化交流互鉴,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。

       六、新疆向来[xiàng lái]是多种宗教并存的地域[dì yù]

       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多宗教的国家,除了组织性、制度性较强的几大宗教外,还存在大量的民间信仰。除了玄门[xuán mén]和民间信仰是中领土[lǐng tǔ]生土长的之外,其他都由外洋[wài yáng]传入。新疆地域[dì yù]向来[xiàng lái]也是多种宗教信仰并存,一教或两教为主、多教并存是新疆宗教名堂[míng táng][huā yàng][gé shì]的历史特点,融会[róng huì]共存是新疆宗教关系的主流。

       新疆多种宗教并存名堂[míng táng][huā yàng][gé shì]形成和演变履历[lǚ lì]了漫长的历史历程[lì chéng]。早在公元前4世纪以前,新疆盛行[shèng háng]的是原始宗教。约莫[yuē mò]公元前1世纪,释教[shì jiāo]传入新疆地域[dì yù],4世纪至10世纪,释教[shì jiāo]进入壮盛[zhuàng shèng]时期。同期,祆教盛行[shèng háng]于新疆各地。至16世纪末17世纪初,藏传释教[shì jiāo]在北疆地域[dì yù]逐渐郁勃[yù bó]起来。玄门[xuán mén]于5世纪前后传入新疆,主要盛行于吐鲁番、哈密等地,至清代撒播[sā bō][liú chuán]至新疆大部门[bù mén]地域[dì yù]并一度再起[zài qǐ]。摩尼教和景教于6世纪相继传入新疆。10世纪至14世纪,景教随着回鹘等民族信仰而郁勃[yù bó]。

       9世纪末10世纪初,喀喇汗王朝接受伊斯兰教,并于10世纪中叶向信仰释教[shì jiāo]的于阗王国发动40余年宗教战争,11世纪初攻灭于阗,强制推行伊斯兰教,竣事[jun4 shì]了释教[shì jiāo]在这个地域[dì yù]千余年的历史。随着伊斯兰教的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撒播[sā bō][liú chuán],祆教、摩尼教、景教等宗教日趋衰落。14世纪中叶,东察合台汗国统治者以战争等强制手段,将伊斯兰教逐渐推行到塔里木盆地北缘、吐鲁番盆地和哈密一带。至16世纪初,新疆形成了以伊斯兰教为主要宗教、多种宗教并存的名堂[míng táng][huā yàng][gé shì]并延续至今,原来当地住民[zhù mín]信仰的祆教、摩尼教、景教等逐渐消逝[xiāo shì],释教[shì jiāo]、玄门[xuán mén]仍然存在。17世纪初,卫拉特蒙昔人[xī rén]接受了藏传释教[shì jiāo]。约自18世纪始,基督教、天主教、东正教相继传入新疆。

       新疆现有伊斯兰教、释教[shì jiāo]、玄门[xuán mén]、基督教、天主教、东正教等宗教。清真寺、教堂、寺院、道观等宗教运动[yùn dòng]场所2.48万座,宗教教职职员[zhí yuán]2.93万人。其中,清真寺2.44万座,释教[shì jiāo]寺院59座,玄门[xuán mén]宫观1座,基督教教堂(聚会点)227个,天主教教堂(聚会点)26个,东正教教堂(聚会点)3座。

       同天下[tiān xià]上大多数国家一样,中国坚持政教疏散[shū sàn][fèn sàn]原则。任何宗教不得干预政治、干预政府事务,不得使用[shǐ yòng]宗教干预行政、司法、教育、婚姻、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生育等,不得使用[shǐ yòng]宗教故障[gù zhàng]正常社会秩序、事情[shì qíng]秩序、生涯[shēng yá]秩序,不得使用[shǐ yòng]宗教阻挡[zǔ dǎng]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、破损[pò sǔn]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。

       新疆周全[zhōu quán]贯彻国家宗教信仰自由的宪法原则,既尊重信仰宗教的自由、又尊重不信仰宗教的自由,决不允许在信教和不信教、信这种教和信那种教、信这一教派和信那一教派群众之间制造纷争。新疆始终坚持各宗教一律一律[yī lǜ][tóng děng],对所有宗教一视同仁,不左袒[zuǒ tǎn]某个宗教,也不歧视某个宗教,任何宗教不得享有逾越[yú yuè]其他宗教的特殊职位[zhí wèi]。新疆始终坚持执法[zhí fǎ]眼前[yǎn qián]人人一律[yī lǜ][tóng děng],信教群众和不信教群众享有一律[yī lǜ]权力[quán lì]、推行[tuī háng]一律[yī lǜ]义务,无论什么人、哪个民族、信仰什么宗教,只要违法,就必须依法处置惩罚[chù zhì chéng fá]。

       同所在社会相顺应[shùn yīng]是宗教生涯[shēng yá][shēng huó]生长[shēng zhǎng]的趋势和纪律[jì lǜ]。中国宗教生长[shēng zhǎng]的历史证实[zhèng shí],只有坚持中国化偏向[piān xiàng],宗教才气[cái qì]更好地与中国社会相顺应[shùn yīng]。新中国建设[jiàn shè][jiàn lì]70年的历史也证实[zhèng shí],宗教只有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顺应[shùn yīng],才气[cái qì]康健[kāng jiàn]生长[shēng zhǎng]。必须坚持自力[zì lì]自主自办原则,防止一切“去中国化”倾向。必须鼎力大举[dǐng lì dà jǔ]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和提倡世俗化现代化的文明生涯[shēng yá]方式,摒弃愚昧落伍[luò wǔ]的陋习[lòu xí][chéng guī]陋习。必须弘扬宗教中国化的历史传统,用社会主义焦点[jiāo diǎn]价值观引领、用中华文化浸润中国种种[zhǒng zhǒng]宗教,起劲[qǐ jìn]把宗教教义同中华文化相融合,起劲[qǐ jìn][nǔ lì]指导[zhǐ dǎo]包罗[bāo luó]伊斯兰教在内的种种[zhǒng zhǒng]宗教走中国化蹊径[qī jìng][mén lù]。

       七、伊斯兰教不是维吾尔族天生信仰且唯一信仰的宗教

       维吾尔族先民最初信仰原始宗教和萨满教,厥后[jué hòu]相继信仰过祆教、释教[shì jiāo]、摩尼教、景教、伊斯兰教等。唐宋时期,在高昌回鹘王国和于阗王国,上至王公贵族、下至底层民众普遍信仰释教[shì jiāo]。元代,有大量回鹘人改信景教。直到今天,仍有一些维吾尔族群众信仰[xìn yǎng]其他宗教,也有许多人不信仰宗教。

       伊斯兰教传入新疆地域[dì yù],与阿拉伯帝国兴起和伊斯兰教由西向东扩张有关。维吾尔族信仰伊斯兰教,不是其时[qí shí]民众自动[zì dòng]改信和转型,而是宗教战争和统治阶级强制推行的效果[xiào guǒ]。虽然这种强迫并不影响今天尊重维吾尔族群众信仰伊斯兰教的权力[quán lì],但它是一个历史事实。伊斯兰教既不是维吾尔族天生信仰的宗教,也不是唯一信仰的宗教。

       新疆的维吾尔、哈萨克等民族的先民在接受伊斯兰教历程[lì chéng]中,既保留了这些民族原有的信仰和文化传统,又吸收了新疆地域[dì yù]其他民族和内地的文化,一些原有的宗教看法[kàn fǎ]、仪式、民俗[mín sú]习惯经演化得以存续,并相互影响,逐渐形成了具有鲜明地域特征和民族特色的新疆伊斯兰教。例如,伊斯兰教原本阻挡[zǔ dǎng]崇敬[chóng jìng]安拉之外的任何人或物,但维吾尔等民族至今仍有麻扎崇敬[chóng jìng],这是伊斯兰教本土化最典型的体现[tǐ xiàn]。在麻扎上立高杆、挂旗幡、悬羊皮等习俗,则是萨满教、释教[shì jiāo]等多元宗教的遗存。又如,始建于乾隆年间的伊宁拜图拉清真寺、乌鲁木齐陕西大寺等,在修建时接纳[jiē nà]了内地传统梁柱式结构。这都是伊斯兰教中国化的详细[xiáng xì]体现[tǐ xiàn]。

       值得注重[zhù zhòng]的是,20世纪70年月[nián yuè]末80年月[nián yuè]初以来,特殊[tè shū]是冷战竣事[jun4 shì]后,受国际宗教极端主义思潮影响,宗教极端主义在新疆滋生伸张[shēn zhāng],导致暴恐案事务[shì wù]多发频发,给新疆社会稳固[wěn gù]和人民生命工业[gōng yè][chǎn yè]清静[qīng jìng][píng jìng][níng jìng]造成极大危害。宗教极端主义披着宗教外衣、打着宗教旗帜[qí zhì],张扬[zhāng yáng]“神权政治论”“宗教至上论”“异教徒论”“圣战论”等,煽惑[shān huò]暴力恐怖,制造族群对立。宗教极端主义与伊斯兰教等宗教提倡[tí chàng]的爱国、清静[qīng jìng][píng jìng][níng jìng]、团结、中道、宽容、善行等教义南辕北辙[nán yuán běi zhé],其本质是反人类、反社会、反文明、反宗教的。宗教极端主义是对宗教的起义[qǐ yì][pàn nì],绝不能把宗教极端头脑[tóu nǎo]同宗教问题扯在一起,绝不能用宗教问题来替宗教极端头脑[tóu nǎo]作说辞,绝不能捏词[niē cí]涉及宗教问题而推脱扫除[sǎo chú]宗教极端头脑[tóu nǎo]的责任。新疆借鉴国际履历[lǚ lì],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当地[dāng dì]区现实[xiàn shí],接纳[jiē nà]坚决措施,依法开展反恐和去极端化斗争,极重[jí zhòng]攻击[gōng jī]了暴恐势力的嚣张气焰,有力阻止[zǔ zhǐ][zhì zhǐ][tíng zhǐ]了宗教极端头脑[tóu nǎo]的滋生伸张[shēn zhāng],知足[zhī zú]了新疆各族人民对清静[qīng jìng][píng jìng][níng jìng]的殷切期待,保障了基本人权,维护了社会协调[xié diào]稳固[wěn gù]。新疆的反恐、去极端化斗争,是人类正义、文明对邪恶、野蛮的斗争,理应获得[huò dé]支持、尊重和明确[míng què][míng bái]。国际上有的国家、组织或小我私人[sī rén][xiǎo wǒ sī jiā],推行[tuī háng]反恐和人权“双重尺度[chǐ dù]”,对此横加指责,乱说[luàn shuō]八道,完全违反[wéi fǎn]了人类正义[zhèng yì]和基本知己[zhī jǐ],这是一切喜欢[xǐ huān][xǐ hǎo]正义和前进[qián jìn]的人所绝不能允许[yǔn xǔ]的。

       竣事[jun4 shì]语

       历史问题是重大原则问题。运用历史唯物主义、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[tài dù]、看法[kàn fǎ]和要领[yào lǐng],准确[zhǔn què]熟悉[shú xī]国家、历史、民族、文化、宗教等问题,科学回覆[huí fù]新疆若干历史问题,关系中华民族的凝聚力、向心力,关系中国的统一和国家长治久安,关系地域[dì yù]清静[qīng jìng][píng jìng][níng jìng]、稳固[wěn gù]和生长[shēng zhǎng]。

       当前,新疆经济一连[yī lián][lián xù]生长[shēng zhǎng],社会协调[xié diào]稳固[wěn gù],民生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改善,文化空前繁荣,宗教和气[hé qì]温顺[wēn shùn],各族人民像石榴籽一样牢牢[láo láo]团结在一起,新疆处于历史上最好的繁荣生长[shēng zhǎng]时期。境外敌对势力与“三股势力”沆瀣一气,杜撰历史、歪曲事实,逆历史潮水[cháo shuǐ]而动,其效果[xiào guǒ]必将被历史和人民所唾弃。

       新疆属于新疆各族人民,属于整其中[qí zhōng]华民族。坚守中华文化态度[tài dù],传承中华文化基因,构建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,是包罗[bāo luó]新疆各族人民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配合[pèi hé]责任和追求。当前,在以习近平同志为焦点[jiāo diǎn]的党中央顽强[wán qiáng]向导[xiàng dǎo]下,在天下[tiān xià]人民的体贴[tǐ tiē]支持下,新疆各族人民正在为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的[mù de]和中华民族伟大再起[zài qǐ]的中国梦而不懈起劲[qǐ jìn],新疆的明天会越发[yuè fā]优美[yōu měi],新疆的明天一定会越发[yuè fā]优美[yōu měi]!

       泉源[quán yuán]:央视网

       http://news.cctv.com/2019/07/21/ARTIQgrUemPEv6kcjTRtFPHR190721.shtml


上一篇:下一篇:

作者:国务院宣布[xuān bù][gōng bù]时间:2019-07-21

返回原图
/

 

am8亚美网站如何